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聚焦 正文

中國青年報:科技自立自強 青年一起發力

發布時間:2021-03-05    信息來源: 中國青年報

自從全國人大代表孫東明第一次踏入兩會會場,他的建言幾乎就沒離開過科技創新。

從建設大功率散裂中子源大科學裝置,到建立微電子區域性創新基地,這些出自孫東明的建議,無一例外都指向一個關鍵詞:“卡脖子”技術。

這位43歲活躍在科研一線的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青年科學家,對“關鍵核心技術要掌握在自己手中”有過切膚之痛,更有著清醒的認識。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以下簡稱“‘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堅持創新在我國現代化建設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2020年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再次提出,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

“科技只有自立,才有可能自強!”孫東明說,“十四五”規劃《建議》開出了一系列科技創新任務清單,比如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電路、生命健康、腦科學、生物育種、空天科技、深地深海……對年輕人來說,這些前瞻性、戰略性的科技項目是挑戰,更是機遇。

到2035年,孫東明57歲。在科技工作者的隊伍里,這個歲數依然是正當年。從這個角度來說,未來15年,中國科技自立自強的奮斗征程,恰與他的科研黃金年齡相吻合。

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壯大 青年一起“上天入地”

在2月底的國新辦新聞發布會上,科技部部長王志剛“曬”出一組科技創新的成績單:“十三五”以來,我國在量子信息、鐵基超導、干細胞等方面取得原創成果,高速鐵路、關鍵元器件和基礎軟件研發取得積極進展,涌現了“嫦娥五號”“奮斗者”號等一批國之重器。“整體上,創新型國家建設取得了決定性成就。”王志剛說。

在全國人大代表馮艷麗看來,過去這5年,正是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壯大的5年,她所在的領域也在推進基礎研究和關鍵核心技術攻關,科技創新能力實現“新躍升”。

在馮艷麗過去30多年的科研生涯中,有將近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做同一件事:國產高端新材料——F-12高性能芳綸纖維的研制。

上世紀90年代,為了滿足航天領域對高性能芳綸的迫切需求,她所在的中國航天科工集團六院46所開始自主研制高性能芳綸,產品代號為“F-12纖維”。馮艷麗受命加入了這支研發團隊。

經過20多年的自主研制,她見證了這一國產高端新材料從無到有、從少到多、從實驗室研制到產業化生產的發展歷程。

馮艷麗告訴記者,這是她參與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壯大的方式——用自己親手做出的科研成果跟著國家一起“上天入地”。

作為一名古生物學家,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周忠和今年帶來的提案是“大力發展國家重點實驗室,完善國家創新體系建設”。在他看來,國家重點實驗室與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等已成為我國科研人員最為熟悉的國家品牌。

“十四五”規劃《建議》稱,“推進國家實驗室建設,重組國家重點實驗室體系”。

在周忠和看來,重組擴大后的國家重點實驗室體系,與正在大力推進的國家實驗室體系互為補充,不僅對我國廣大科研人員潛心從事基礎科學研究產生極大的鼓舞和激勵作用,還將成為未來中國特色創新戰略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他告訴記者,未來5年,對學科類國家重點實驗室,應當毫不動搖地給予大力支持,爭取新增200-300個學科類國家重點實驗室——而這一旦成為現實,將又是青年科技人員大有可為的廣闊新天地。

強化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 青年一起“焐熱冷板凳”

過去幾年,5G、芯片等科技熱點頻出,加之新能源汽車、人工智能、新藥創制、核電等領域取得重大成果,人們再次意識到企業不僅是市場的主體,也是科技創新的主體。

作為科技企業的一名科研人員,馮艷麗深知這個道理,但她今年提出的建議和基礎研究有關。

在她看來,當前多個領域面臨的“卡脖子”技術問題,根子還是基礎理論研究跟不上,源頭和底層的東西沒有搞清楚。

她以高性能芳綸行業為例,近年來,國內市場高性能芳綸的需求在不斷增加,由于國外對高性能芳綸的壟斷和禁運,我國高性能芳綸的產業化技術剛剛突破,國內高性能芳綸生產成本一直居高不下,國內市場供應不足,眾多行業的發展受到限制。

“要打破這種困局,就需要大力支持我國自己的高性能芳綸產業化發展力度。還是要支持開展基礎研究。”馮艷麗說。

事實上,以人工智能、大數據和量子計算等為技術引領的產業革命,都在呼喚著基礎科學的重大突破。

科技部基礎研究司司長葉玉江在2月底國新辦舉辦的發布會上透露,科技部將制定《基礎研究十年行動方案(2021-2030)》,對未來10年我國基礎研究的發展作出系統部署和安排,其中專門提到,進一步加大基礎研究投入,支持新興學科、冷門學科和薄弱學科的發展。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農業科學院原黨組書記陳萌山對此充滿期待。提起我國農業科技急需解決的突出問題,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農業基礎研究與國際領先水平的差距有進一步拉大的風險。

2020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開展種源“卡脖子”技術攻關,立志打一場種業翻身仗。

陳萌山說,這就需要強化種業基礎性公益性研究,聚焦一系列事關種業長遠發展的重大基礎研究方向,組建種業國家實驗室,不斷在種業基礎研究取得突破,為新品種的創制提供源頭創新。

“搞基礎研究難就難在,不能被利益左右,要坐得住冷板凳,耐得住寂寞。”周忠和說。科技界有關“可以十年不鳴,爭取一鳴驚人”的說法,曾引發強烈共鳴,但真正能做到的卻不多。

科技領域的代表委員,曾不厭其煩地說起基礎研究的重要性:基礎研究是整個科學技術的源頭,是所有技術問題的總機關,其水平決定了一個國家科技創新的底蘊和后勁,是我國實現科技自立自強的前提和根基。

未來5年到15年,強化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的號角已經吹響,整個國家都在呼吁青年科研人員勇闖創新“無人區”。

釋放巨大科技潛力 青年一起“揭榜掛帥”

科技項目建設“重復、分散、封閉、低效”,科研評價有“小圈子”,科研評審“打招呼”“走關系”,這些曾讓我國科技計劃和科研評價體系備受詬病。

“十三五”期間,一系列體制機制改革上馬,新的國家科技計劃體系、新的科技評價機制正在陸續形成。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航天科工航天三江總體設計所總設計師胡勝云并不滿足于現狀,他希望改革的步伐邁得再大一些、再快一些。

“部分單位、部門和領導對科技工作的認識差距還很大,有的政策規定十分不利于科技創新和科技快速發展,急需盡快改正、改進、改革,盡快釋放我國巨大的科技潛力,更快提升我國的科技實力。”胡勝云說。

他就此建議,要切實重視科技人才,提升科技人員待遇。改革完善科技評價機制,讓科技榮譽能夠真正體現科技人員的能力水平和貢獻。

唯有突破現行科技評價體系一些不必要的束縛,才不會錯失世界科技革命的最佳機遇。周忠和說,科研評價就像指揮棒,有什么樣的評價體系,就會催生什么樣的科學研究。

“十四五”規劃《建議》明確指出,改進科技項目組織管理方式,實行“揭榜掛帥”等制度。完善科技評價機制,優化科技獎勵項目。加快科研院所改革,擴大科研自主權。

科技部資源配置與管理司司長解鑫說,未來5年,要進一步激發科研人員活力,提高科技計劃的整體績效,“十四五”一個重要抓手就是“揭榜掛帥”。

事實上,在2020年疫苗研發的項目中,科技部已實行“揭榜掛帥”模式,“榜”就是臨床任務批件,科技人員拿到批件,便會分階段得到支持。

胡勝云對此充滿期待。他還希望能夠以分紅的形式將科技成果產生的效益按比例獎勵給科技團隊,讓確實作出巨大貢獻、產生巨大經濟效益的科技人員能夠富起來,從而激發廣大科技人員的創新活力。

陳萌山說,攻克農業領域的“卡脖子”技術,也要“增投入”“強平臺”“活體制”。其中的“活體制”,就是要破除制約農業科技核心競爭力提升的體制機制障礙。

“建議賦予中央級農業科研機構在機構設置、人員編制、晉升考評、收入分配、經費使用等方面更大自主權,以便及時調整科研布局,充分發揮國家戰略科技力量作用。”陳萌山說。

釋放活力的第一受益人,就是沖在科研一線的青年科技工作者。根據解鑫的說法,青年已是現有科技計劃實施的主力軍。

他還透露,“十四五”期間,國家科技計劃要全面推行青年科學家項目,還要給青年科技工作者搭更高、更大的平臺,讓優秀青年科研人員挑大梁。

孫東明期待科技創新活力進一步釋放,尤其是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深化改革的落地。那時,將會有更多青年科學家“揭榜掛帥”。(記者 邱晨輝)

聚彩彩票